ahsimsim's playground

心跳繼續,呼吸仍在,就是活著。我如是說。

20030531

20030531


剛睡醒

20030531 [可能這樣,也可能不]

愛一個人跟討厭一個人有時只是一線之差,待一個人好或者壞,也只在一念之間。是別人無法分辨撒嬌的語氣,還是你的技巧太拙劣。是你想得太多,還是他想得太 少。是你們太愛對方,還是你們都不夠愛對方,是他付出太少,還是你要求得太多。很多事情,我們以為在兩極之間有一段寬闊的距離,其實可能真相是,你一轉身 就墮入另一面的邊界了。

可是不轉身,不墮入,又可能永遠不會知道真相。

離 開愛不愛一個人這問題時,我是甚麼呢。一想到這裡就感到惶恐,我其實是甚麼呢,我將自己的價值交付在他人手裡,他說我好,我就好起來,他說,你全部不對, 我就變得絕對的差勁。老是想輕輕鬆鬆過日子的人,大概絕對不會有甚麼成就吧,把心血押注在最沒法把握的事情,結局也是一早注定了的。自己也可以預見結局的 時候,為什麼還有勇氣走向這樣可以料想的將來呢,是勇敢面對,或者只是不夠勇敢撤離。

如果我是個充滿勇氣的人呢,不知道一切又會以何樣的形式發展進行。

現 在。現在是好是壞,已經無法再改變了,所以未來才如此吸引,如此充滿誘惑。你想知道,而你未知,你以為知道,可是又不能絕對肯定,你就算認定了,還是不禁 會想,或者不一定是這樣。未來。未來總是令人擔憂惶恐,有時因為它的未知,有時因為它的可知可預見。充滿矛盾的左思右想,一踱步就到達極端的另一面,再回 首,又回到起始。從1走向100,再從100走向1,只是一個轉身。掛居問成美,你為什麼就沒有50。天曉得,到達50是要經過多少歷練的路程。

(而既然你說是我錯,我就錯吧,你沒說不愛我了,就沒有不愛我吧。我已經沒法抗衡。反正我感受如何,我在想甚麼,也不再重要了。這樣看待所有事情,會不會簡單一點。)2356

[開始]

看 著你執拾行裝準備回家,我開始想念你。雖然只是一兩天的小別,你說得對,已經天天見到面,一起吃晚飯,睡在一起,為什麼還是會想念。我也不知道原因,你跟 我很接近,卻是一種眼可見伸手不可及的距離,或者寂寞正是由此而來。我不能離開你半步了嗎,有時我跟朋友見面,幹著自己的事,只要知道你在家裡,我就能安 心揮霍,但是你不在的時候呢,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,總有一個人的時候,像興說的,竟然感到有點淒涼了。1316

[青春遠了]

跟kei 通電話,我們說起5年前的大家,原來當時處身那環境的我們,竟是這樣徹底。深刻的回憶,我想這輩子難忘,做錯了很多,卻也事過境遷了,追念不來。我沒想到 的是,原來我們都一樣深刻。記憶中大學四年級是混亂茫然歇斯底里的一年,身體承受著自己任性的後遺,學業也一樣,我錯過了很多美好的陽光燦爛的日子,傷害 了別人,也被人傷害了,現在想起來,一切好像蒙上了一陣昏昏黃黃的顏色,變得溫柔了,真的,原來都已經成了回憶。1321


標籤: ,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


View My Sta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