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hsimsim's playground

心跳繼續,呼吸仍在,就是活著。我如是說。

20030530

20030530


回憶的片段

20030530 [喜惡]

聽著black box recorder,某人說就知道你會喜歡,的確就很喜歡囉,我的口味都不難猜,甜點首選必然是朱古力;飲料一定是咖啡,還要少奶唔該;最喜歡到那些悠閒的 咖啡店,無無聊坐一個下午;夏天才是真正的季節,陽光比雨更令人振奮,曬焦了鼻子仍能滿心喜悅;愛在車廂的搖晃裡入睡;男孩子當然長得好看的好,有氣質更 難得,單單聲音動聽也令人沉迷;女嘛是甜美的好,有氣質又更愛了;音樂我愛輕悠的;女歌手我愛死王菲,已經忘了因由;生活是平靜的好,跟朋友喝點酒在昏暗 的燈光裡聊一個夜晚;抱著自己愛的人就是幸福;寫詩,讀詩;假期最好一直無限延長。

跟我一起,相識了有沒有八年了呢,曾經相愛了兩年,他對我的了解到達了一種詭異的地步,我未說的他已經猜著我的想法,我的行動背後種種糾葛的原因,他了解而且體諒。

(對這所有,我只能說一聲謝謝吧。)

[惡夢]

從 夢中用力喊出嗚咽,用力哭著轉醒。明明知道只是夢而已,卻還是哭了,哭了一枕頭的眼淚。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夢來恐嚇我,逼我面對我的恐懼呢,做惡夢原來是一 種自己對自己的殘忍。我定下神來掛電話給他,他卻說待會再覆。再覆時我已在街上,告訴他我做了惡夢,很傷心的夢,說著就哭出來,他本來責備的語氣放軟,對 我的惡夢,他總是說,只是夢而已,你都知發夢啦,仲咁驚。是的,上一次夢見他離我而去憂傷了整日,這一次夢到我的家人,狠狠指責我從沒做對過一件事。我想 我的所有惡夢,其實不單單是夢。是真實的部份。不是全部,但是部份。我如何面對,我越是迴避,卻越是夢見。

有 時就會這樣,他不會在我最想要見到他的時候,像救世者一樣出現我跟前,他離開了我才夢到可怕的夢,我哭著時他在吃午飯,我頭痛極了昏睡在小巴上時,他正在 球場上跟陌生人比拚,我無家可歸的時候,他卻在自己的家中,只能透過電話試著叫我冷靜。總是事過境遷以後,他才會出現在我面前,聽我覆述我的歷險,然後輕 輕為我畫上句號。或者這是一種更合適的相處方式吧,不用逼著他面對那歇斯底里的我。(老是想起楚說,聽說,跟我們這樣的人一起生活,是蠻痛苦的。他已經恰 巧避過了很多可能會痛苦的時候,想來,這或者是上天對我的憐憫。)0418


標籤: ,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


View My Sta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