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hsimsim's playground

心跳繼續,呼吸仍在,就是活著。我如是說。

20030519

20030519


20030519 [dreams]

朋友靈的樂隊false alarm出碟了,從ccc的手上拿過簽名唱碟,他的簽名……好大隻字,可以說破壞了唱片本身的設計,但充滿了他的風格囉。未拿到唱片以前,曾在江記朋友 的studio聽過demo,一聽即精神一振,是我喜歡的音樂類型。我的耳朵很狹隘,heavy metal太吵鬧的絕對受不了,這張碟正中下懷,不像第一隻大碟那麼重型,我現在正在細聽著。

大 碟封面上的泳衣女郎跟藍藍的天好吸引,聽ccc說才知出於靈的手筆,再翻開內頁,他還是老樣子,每次拍照都擺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,很好笑。时突然懷念的 情緒纏繞,又記起那段或三人或四人行的日子,還記得大廟釣到手掌大的火點,自然也忘不了ccc在畢業展場上暈倒我懷裡的一刻。他們之間的故事,說來漫長, 慶幸的是今天二人也快快樂樂的被愛著,與愛著。那時的許多往事,讓我們之間有著奇妙的連繫,共同回憶龐大的拉力,讓我每次見到這熊人,都不禁從心底裡笑出 來。

每次看到別人用力朝自己的理想奔跑,然後躍起摘下閃爍的夢想時,那種喜悅是巨大的,感染了我,令人感動。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堅持下去,努力到最後,人生這樣才有值得繼續的意義吧,朝著目標繼續,一邊抹汗一邊等待自己身上透射出光芒。

七 月的時候,我的第三本詩集會出版了。猶記得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書面世時,興奮同時感概,辛苦了那些日子,每日伏在自己搭建的燈箱上每字每字的抄寫,由充滿期 望到失落想放棄的歷程,等到成果出現眼前,當真有點血淚呀。如今輾轉到第三本結集了,多得朋友們的鼓勵,讓我沒有也沒法中途放棄,實質的幫助,與不時的鼓 勵,對像我這種老是無法堅持到最後的人來說,真的很重要。有時想,結集為了甚麼呢。或者只是一個心願而已。或者是一個過程,將自己的經歷寫成了詩,詩集就 是一次人生部份的總結。寫得比我好的人實在太多了,他們的作品教我時刻充滿期待,尤其知道f居然將自己舊作都丟失了的時候,我急忙往網上跟自己的書架上搜 尋,卻只找到很少的數量,心想,這人應該結集呀,免得好的作品都這樣消亡在他手中。

出 版自己的書,大概也是不少人的夢想,我能有機會完成,我想我是幸運的。出版後的回響,只能算是bonus,無論反應是好是壞,對我的影響也不會太大了。這 次的結集我學會了放開一點,反正我能力有限,就讓有能者代勞去,等到書結實的出現面前時,想到這是眾人合力替我摘下的星,感動會比從前更大吧。0101

20030518 [陪陪我]

晚 上德終於來了,本來想在她生日的時候陪陪她,結果反而是她陪我。一個人在屋裡整個下午,好幾次打開筆記簿想開始專心工作,就是集中不了精神。她終於出現眼 前的時候,感到自己輕鬆了一點。我們跟h一同吃晚飯,我第一次蒸的水蛋啊,樣子像蛋糕,味道呢,我知道以後也不必再給h弄這道菜了:p幸好飯後還有美味的 雪糕蛋糕,算是給德一點補償吧,我們吃著,喝了一點酒,輕鬆地聊了一會。我送了她一個快快樂樂的咕0臣,圓圓的上面環嬈著一道彩虹,我們拍了照片,就放在 頁首,繽紛的顏色,抱在懷裡時立即人就精神起來似的,希望德也有同感。:)

有 時很需要有人來陪陪我,跟h一起以後,常常會覺得好像我只有自己一個人似的,我像在暗戀期多於熱戀期呀,見到面了有時想說句「好喜歡你」,但就是說不出 口,呢喃著就不自覺面紅起來,晚上靠著他睡,心跳會加速,令人無法安穩睡好。這樣的經驗還真新鮮呀。他不能時刻陪著我,還好朋友願意給我溫暖的安慰,填補 我心中的缺口。

[about j]

德告訴我她又遇見了我中學時暗戀過的師兄,她已經遇見他兩次了,我呢,連這種淺薄的緣份也沒有,只能從德的憶述之中臆想他現在的面貌,不知他現在的生活可好嗎。

德 還捎來了j 的消息,聽說他轉換了工作的地方,自己另外開一間新的店子,我很久沒遇見他了,德說還是老樣子。我仍記得他談起他的理想時,眼裡閃爍的光,也記得他將煙吐 出時的神態。我們不算很熟稔,我也只是他其中一個顧客而已,他留下的,只有一張快樂的合照。照片這回事,真的很奇妙,有時看著相中的自己,感覺像那些時光 從來不曾存在過一樣。他見證過我最勇敢的一刻,卻也見證過我最難堪的時候。他會不會記得我呢,一個月後當我出現在他的新店時,他會露出怎樣的表情來。等我 的書出版了,我會拿一本送他,他大概看不明白吧,但是,裡面有他無意留下的足跡。0147

20030517 [合照]

好 想要一張跟他的合照,一起三個月了,我們只有一張合照,那時跟他還沒有開始,看著照片中二人的臉,我們長得不太相襯。曾經跟某人一起,我們到分手時也只有 一張合照,在後台被拍下的,相中我抱著他,看不見自己的臉,可以想像我的表情。相片後來流落了,大概他也尋不回來,我老是覺得遺憾。我曾向他要了一張相 片,往後我們之間的記憶因日子消逝而消退,忘了很多,能記住的很少,最深刻的都只是分手後黯淡的時日。我把他的相片帶在身上很長的一段時間,提醒自己這個 人曾經存在過,這樣的自己曾經存在過。以後也不想再重蹈覆轍,老是要做那些老土的事,拍多一點照片,記錄二人的美好時光。今晚等他下班回來,無論如何也要 照一張。趁一切仍然美好。1838


標籤: ,

0 Comments:

發佈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


View My Sta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