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hsimsim's playground

心跳繼續,呼吸仍在,就是活著。我如是說。

20030401

20030401

20030401 [ 混亂 ]


不能否認我的精神真的不太好,很差,不知道原因地,老是在重覆幹著蠢事,打了一次電話不通,就沒有勇氣打第二次;迷了路,就在街中心發愣;把所有文件放進文件夾裡,然後就忘了把它帶走;更少不了吃飽了想吐,疑心生暗鬼,想東想西,卻總是想到最壞的一面去。

(不要著燈/能否先跟我摸黑吻一吻/如果我露出了真身/可會被抱緊/驚破壞氣氛/誰都不知我心底有多暗/如本性是這麼低等/怎跟你相襯)

我 以為誰的心底都是漆黑一片的,像海的最深處,魚群都是盲的,沒見過陽光,生得很醜,我以為誰都一樣,有時我們會把這個深沉的世界忘了,健康、愉快,在熾熱 的太陽底下百無聊賴地躺著,滿足地笑著。有時可以這樣活一段很長很長的日子,迷上各式各樣的玩意,甚麼都新鮮,陌生人都善良,風吹動一下都充滿感恩,一切 美好得無以復加,同時和諧閒靜,心裡被幸福充滿著。但是,如果海一直存在,就總有下沉到海裡去的時候。掙扎著要浮起,掙扎著直到筋疲力竭,太累了太難了於 是放棄,放棄陸地,同時也放棄海洋,剩下的只有沒頂的窒息,壓在胸口上沉重的水壓,帶來了平靜的痛。

我 很了解這種想法其實真的,真的不行,我又不能活在不見天日的海底,這種信仰對活著毫無補益,對我的低落無濟於事。我寫日記,寫網上的,有時再寫一個在日記 簿上,只給自己看,那是另一個我,是不想讓別人看到的另一個我。在光明裡面的,在黑暗裡面的;明媚愉悅的,低沉抑鬱的。這兩極構成了完整。完整的自己,有 光,有暗,中間是無止盡的拉扯。楚的心裡有窮小孩,最美好的結局是她們終於一起手牽手繼續她們的生命。那我呢。我不能再承諾甚麼,現在才學習如何凡事向好 的方面去想,會不會太遲。

(幾雙手幾雙腿方會令你喜歡我/順利無阻/你愛我別管我幾雙耳朵/共我放心探戈)

突然發現,原來我說的話都是空洞的,充滿了令人顫慄的回音。
2336


標籤: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


View My Sta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