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hsimsim's playground

心跳繼續,呼吸仍在,就是活著。我如是說。

20021030



[ 再見 ]

兩個人一起,然後分開,再相遇時,大家都不再一樣了,我們會說起的第一句話是甚麼呢?「你好嗎?近況如何?」

這 些年來我一直想說的其實是,我很想念你,好幾年了你一直是我的陰影在我身旁徘徊,我常常會覺得,你在看著我監察著我有沒有成長,還是那個半夜裡哭著打電話 找人陪的小朋友嗎?還有沒有失約,不斷地請病假?有沒有亂發脾氣?有沒有離家出走?我一直想,下次相遇時,我一定要從小學畢業了才行,我很想從你的口中聽 到你說──你終於大個了,幾好呀!然後你還會對我說乖。

然 後我遇見一個跟你有著同一名字的人,你們的長相幾乎一模一樣,他甚至擁有你的所有記憶,他認得出我,知道我的過去,猜得出我的現在。我要對你說的話幾乎要 向他完整地說出。只是他的手勢跟你不一樣,他的快樂不存在於記憶中你的臉上,他說,其實他不常抽煙。我把自己想要把他握住的手收回。他的眼神有著諒解的溫 柔,我好像聽見他說,是的,你想要的人已經不再存在了。

我應該快樂還是悲傷呢,一時間我無法分辨自己的感受,我等著所有感受的沉澱。

[ 共同記憶 ]

我們所有過的共同的記憶,這些最後都會為著些微的差異而被否定,不要分別問起我們關於對方的事情,傑的喜好,他異於常人或者最平凡的習慣,他的好,他的壞,我的答案會和他的一樣嗎?他或許會記得我的偏執,卻難免會錯認他身上的毛衣是另一位前度女友送的禮物。


標籤:

0 Comments:

發佈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


View My Stats